.春困

Hhhhhhhhh

大概是我心中的瑞金了

拥抱真是个美好的动作。

恋人们双臂环抱对方,手指摩挲着爱人所着衣裳的布料,感受到其下或白嫩或健硕的身体,以及因爱意而稍稍发烫的肌肤。

稍矮的一方将微红的面颊埋在心上人的颈肩,温热的呼吸吹拂过对方流畅的脖颈,惹得那人一阵轻呼。抬眼望向爱人好看又乘满爱意的双眼

都是我的,这么想着

试探地揉捏恋人熟透的耳垂,偏偏头,不满于视觉,手臂又抱紧了几分,仔细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

高高瘦瘦的那人,双臂穿过爱人的腋下,让其趴在自己的怀里,下巴与嘴唇附在对方额前的碎发,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恋人细软的发梢,卷起、放下。

他们缠绵,两个炙热的胸膛紧贴,细致地感受两颗心咚咚地相撞,撞出火花,撞出爱意。

瘦高的那人低下头,凑近小爱人通红的耳廓,轻啄一口,说起了甜腻的情话,搅得周遭空气中,尽是乱七八糟的蜜糖气味。

夏夜粘稠的风将这对恋人缠绕,撩起清爽的发丝,飞舞、散乱、遮掩。

遮掩了什么,只有夏夜与微风知道。

【瑞金】关于我在动画里都磕到些什么

Oranker:

动画向的瑞金小论文(今天不能画小破图,终于想起了我过度解读原作的本职工作((。)

* 以下内容是基于“动画这样做了所以有了这样的结论”而不是“动画这样做是因为官方有这样那样的意图”。尽管我很努力让它看起来严谨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包含了私心,请理智阅读,欢迎指出各种错误(...

今天重新思考瑞金之间的相处模式,从动画的一些剧情反推了一些令人在意的点。

格瑞在大赛中没有队友,所有计划的制定都以自己的目的为最优先。在什么地方作何行动,遇上找麻烦的就干掉,碰见嘉德罗斯则需审视当下情况与之周旋,能说和就说和,实在没办法就打一架,顺便观察一下对方真正的实力(“如果是他的力量或许值得借重”),一切行动都是为达成自己寻找灭族真凶的目的(或许还有其他尚未判明的?)服务的,至少在得知金加入鬼天盟之前一直是这样的。

格瑞没有阻止金参赛,因为那是金迷路了一个月也要坚持贯彻的选择。大赛的艰险他很清楚,但对迟来的金也没有多大的担心,直到听闻鬼狐插手——那一刻开始他的计划应该就受到了干扰。

关于得知金加入鬼天盟之后格瑞的行动路线变化,仔(过)细(度)咀(解)噘(读)的话,有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一、为什么鬼狐就是危险的呢?

如果把副标题换个说法就是,为什么鬼狐是值得格瑞专门折道去告诫金的呢?参赛者中那么多实力强劲的对手,能把金打趴的人选数不胜lll数。前几集金就领略了大赛第一的可怕实力,格瑞也没有以此对他说教劝他退赛...是否可以理解为,格瑞其实对金的(保命的)实力和毅力有信心,唯一担心的就是金容易轻信他人的性格与天真?

金看上去头脑简单像个傻子(虽然也许真的是傻子(。)),但其实很明事理,黑白分明。登格鲁星的球情决定了金吃过的苦头,因此他那些看起来不切实际的宣言并不是不过脑子的幼稚产物(如果不介意参考漫画的话,金就对丹尼尔提出过神为什么不给予所有人幸福的尖锐质问)。格瑞应该最清楚这些——前面的剧情可以看出他并不是太担心。金这样的性格和运气(挂)面对堂堂正正的攻击也许并不会太吃亏,一旦在心中划清敌我就能全力以赴(这点与安迷修的表面印象有些类似,不过金表现得有些天真,在外人看来他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但若是对方用正义与同伴循循诱导,金就很容易卸下防心,这时的他才是最容易丧命的,格瑞担心的应该也是这点。

有哪些支持这个猜想的线索?可以先思考一下凯莉的说辞。格瑞潜入鬼天盟时对鬼狐说“只要你把他从鬼天盟除名”——这个“除名”很清楚地说明格瑞知道金是【加入】了鬼天盟的正式编制,而不是被鬼天盟单方面囚禁或强制加入的。逆推回去的话,凯莉的说辞就十分重要了——她必然是给格瑞透露了【主动加入】这个要素,而不仅仅是“金在鬼天盟”这样简单的信息。

金这样和鬼狐理念不合的人居然会主动加入鬼天盟——整个事件中一个对外人来说不痛不痒的疑点,在格瑞眼中也许是个足以让他改变自己计划的信息。

与人保持距离会让看人的眼光又准又透彻,而格瑞正是如此。正因为看透了鬼狐的狡诈,加上深知金的善良与易骗,符合对金最不利的条件,鬼狐才会成为足以让格瑞改变自己计划去劝说金的危险人物。

...这个大结论是否侧面说明格瑞对金平时保护自己的能力并不是太担心呢?

二、黑金的存在

其实第一条主要是为这条作铺垫的。(废话好多)上面已经提到格瑞对金的实力有一定的认可度,这其实已经在动画中多次表现了。进一步脑洞大开的话,是不是能说明格瑞已经知道黑金的存在?

漫画党都知道格瑞回忆过幼年黑金,但动画漫画明显有很多设定上的差异,动画有没有保留这一设定还不好说。虽然十月就会被痛快打脸,我还是很有兴趣奶一下,毕竟格瑞知道的话比不知道要有趣得多。

引入这个猜想的话,重新审视第一条就会变成:格瑞知道金拥有黑金的力量,因此并不太担心他在干架中丢掉性命,即使金平时克制着不使用这股力量;但当金步入随时可能被背后插刀的状况时,格瑞就不会坐视不管了。

凹凸学研究主页的神仙们已经对黑金做过超厉害的分析,我就直接借用一下结论:无论动画漫画,金与黑金的意识都是连续的,简单来讲就是记忆是共有的——金有黑金肆虐时的记忆,黑金也知道金的诉求。目前我们知道的信息还不足以判断黑金与金的人格是否一致,但他们的意志是一体的。比起“金与黑金是两个人”这种说法,我更倾向于“黑金是被强大的力量和与之匹配的胜欲冲淡了意识的金本人”。好在金似乎能够自主控制这道阀门,只有他愿意时才能黑化,而且自身好像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在我看来这也是俗套的黑化设定在本作中最有意思的地方之一。(如果推测是正确的话)假设黑金的唯一缺点是无差别攻击,那格瑞并不对金起戒心也不害怕金被反噬、反而把黑化当作金最后一道保险是能说通的。回忆一下屎尿坚盾(...)和屎尿滑板(我忘了具体啥名了)第一次出现时格瑞略显惊讶的表情,我认为他对金实力的信任不太像是出自矢量箭头这个潜力无限的元力技能,毕竟都一副没有料到的样子……他心里为金架设的那道防线就更可能是基于黑金的存在了。

这样一来不就非常有意思吗?从小就知道金能黑化,却没有因此疏远他,还处处保护他,温柔很贵的格瑞到底是怎么想的呢??金知道自己黑化之后拥有破坏性的力量,也知道格瑞知道自己这份可怕之处,却还是能粘着对方,这之中到底有几千层信任在里面???(滤镜和cp脑使我丧失了理智)

三、关于不是哥哥而是格瑞这件事

其实我觉得格瑞对金最好的地方在于,他虽然年长,能力强,却不是个单纯为孩子作最好计划的前辈,不是告诉金他应该怎么做。

前面已经说了很多格瑞不惜改变计划潜入鬼天盟劝说金的事,但他见到金之后的发言实在很让人在意。

“话我已经说到了”“他怎么选择是他的事”

真正的格瑞这样说了——比起某些同人作品中满脑子只有简单粗暴地保护金的平面格瑞,这样的他展现出的是一个更加触动人心的形象:虽然他说金蠢,说他是笨蛋,但从来不说他幼稚,言行举止中可以看出他并不把金当成不懂事的孩子,而是当成独立的“同龄人”来对待,简单来说就是“弟弟”和“朋友”的区别吧。格瑞没有让自己成为“哥哥”,不会凭借自己的强大去指挥金,哪怕这是为他好。格瑞的那些话好像在告诉别人,金在他眼里是值得受到尊重的人,是有权利为自己作出选择并为之负责的人,不是因为会选错就被提前剥夺选择权利的人。


看到上面有没有联想起一些场景?


就是格瑞眼睁睁看着逃生舱外的父母和族人一同毁灭的那幕。


如果可以的话,格瑞也一定希望那时的自己有选择的权利吧。父母的爱没有让他留下,弱小也不能让他选择拯救族人,那之中诞生的悔恨与悲痛也许是他人难以想象的。

这大概就是格瑞的温柔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他不想让金承受自己曾经承受过的不甘的原因。他没有阻止金参赛,没有把金强行从鬼天盟带走,默许了金保护失利的自己,却在暗处角落想办法让金少吃苦头,也许就是想让金在还未足够强大时能拥有只有强者才能选择的权利吧——是儿时格瑞不曾拥有的东西。

不得不说也是某种程度的私心......用滤镜来看的话可以称为宠溺——不是那种单纯直白的宠溺,它被主人处处隐藏,却是有根可寻的。



朋友们,这真的十分好磕(。